書記信箱 校長信箱
      X
      信息門戶(校內) >學校主頁
      歡迎光臨南寧師范大學!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資訊

      基層動態

      【2020暑期“三下鄉”】新聞與傳播學院三下鄉團隊專訪仫佬族剪紙代表性傳承人羅華清

      文章來源:新聞與傳播學院 作者:文/吳姚林 發布時間:2020年08月06日 字號:

      手藝世家 五代傳承

      1968年的12月,在廣西羅城縣四把鎮思平村,一位女嬰呱呱墜地,這名女嬰就是羅華清。出生于民間藝人世家的她,六歲起便跟著外祖母和母親學習各種手工藝,刺繡、剪紙、繪畫、縫紉,小小年紀的她在耳濡目染之下,成為家中姐妹里手藝最精的一個。

      在當時,羅家的手工藝品遠近聞名。三月三時,家家戶戶需要準備背帶進行“供婆”,保佑子孫平安成長。羅家制作的背帶芯,工藝精美,造型獨特,受到了熱烈的歡迎,半夜十二點一過,就有人來到羅家門前排隊,只為得到三月三當天羅家制作的第一條背帶。當時的剪紙,作用于仫佬刺繡中的“剪紙繡”,剪裁出仫佬族紋樣,放到布上固定后進行刺繡,成為背帶中最重要的部分——背帶芯。童年的羅華清,不局限于自己最感興趣的剪紙,刺繡、縫紉都是一把好手。

      然而事情并不那么順利,由于機繡技術的出現,人們更傾向于購買看上去同樣精美,價格上更為便宜的機繡背帶,羅家的生意越來越少,羅華清和姐妹幾個先后外出打工,那些手工藝也漸漸被塵封在回憶里。

      這個傳了好幾代的手工藝世家,正逐步走向衰敗,眼看著傳承后繼無人。事情的轉機出現在羅華清的媽媽身上,當時經營著一家服裝店的羅華清收到媽媽的消息回老家前往探望母親,母親知道自己將不久于人世,便將羅華清召回來,希望她能將自家的手藝傳承下去。與其他姐妹不同,羅華清很早就對手工藝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寫完作業后伏在桌子上就能做一天的手工,她對手工的極大熱情是母親選擇羅華清傳承手藝的重要原因。

      為了完成母親的遺愿,羅華清將自己的服裝店送給了員工,獨自回到家鄉發展手工藝。傳承手工技藝,在精不在多,當時的羅城刺繡及土布扎染都有了代表性傳承人,唯獨剪紙傳承人是空缺的,于是羅華清拿起剪刀,選擇了傳承仫佬族剪紙文化。

      歲月漫長 委以熱愛

      仫佬剪紙以陰剪為主的手法,利用“刀”與“剪”的技巧,剪刻出的太陽、月亮、河流山水、鳳凰、麒麟、石榴、喜鵲、雙魚、萬子格等多姿多彩,極盡詠趣的吉祥圖案,反映了本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以及族人對真、善、美的追求和向往。在羅華清的不斷努力下,仫佬剪紙正被越來越多的人發現,由她創作的剪紙作品,技藝精湛,表情生動,無數人物、動物形象躍然紙上。

      其中,她創作的剪紙作品《仫佬族非遺》、《仫佬族耳環》榮獲廣西工藝美術作品“八桂天工獎”金獎;《仫佬族神儺》榮獲廣西工藝美術作品“八桂天工獎”銀獎。2018年,她創作的剪紙作品《仫佬族神儺》被上海世界非遺文化城中國剪紙博物館收藏。

      在她的作品《百猴鬧新春》中,一百只猴子形態各異、神氣活現,每一只都有所不同。羅華清說,創作這幅作品前,她特意去動物園觀察了猴子的形態,回到家里打開電視也是不停的看猴子,“只有經過前期的觀察積累,創作時才能剪出一百只每一只都不同的猴子。”羅華清說。

      談到自己的作品,羅華清臉上滿是驕傲的笑容,“每一個作品都有自己獨特的含義”。“比如這個錘黃豆的奶奶,我偶然路過她,看見她在那里捶黃豆,很開心的樣子,可能是收成好了呀,我就拍下來回來剪,我都覺得很有意義!”捶黃豆的奶奶也許不知道,自己一件生活中無比普通的事,在手藝人的眼里,也是意義非凡的。

      除了驕傲于自己的作品,羅華清還十分珍惜自己的“好伙伴”——剪刀。羅華清說,自己看到剪刀就像看見寶貝一樣,走在超市里,看到形狀不同的剪刀就會留下來觀看。每一把剪刀用不了之后,羅華清都會把它收進自己的箱子里,如今箱子里已經有了十幾把剪刀,有些是定制的,有些是街上看到就買了的,無論是那種剪刀,都經羅華清的手創作了一幅又一幅精妙絕倫的作品,都是她珍藏的“寶貝”。這些剪刀即使“寶刀”已老,但那些使用它們創作的時光和故事,是羅華清心里不可磨滅的美好回憶。

      大抵世上所有有所熱愛的人,談起自己心愛的事物,眼里都是有光的。羅華清記得自己很多作品的細節。趕著作品到半夜十二點,不敢喝水、不敢吃菜,生怕浪費一丁點時間,這些辛苦的經歷她談起來也是滿帶笑容。都說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但風雨兼程的路上,唯有熱愛可抵歲月漫長。

      步履不停 創新先行

      羅華清說,自己從小就喜歡創新,小的時候便拿著母親刺繡的邊角料自己琢磨,小小的碎布,她也縫出了小人兒的胳膊腿,還給她做了衣服,母親還笑她:“你這是做的什么!”她自己倒是樂得自在。

      樂于創新的她,不甘于只做普通的剪紙,哪怕剪紙已經在羅華清的手上走出了仫佬族的背帶,不再依托于仫佬刺繡,但她仍然不滿足。

      “我們做的東西,只有別人能用到,才是活的。”羅華清致力于創作更多的剪紙文創產品,在紋樣上,羅華清在傳統的仫佬族紋樣上融入現代元素,讓作品更美觀、更符合大眾審美。在她的手下,剪紙不僅僅只能貼在墻上做“溫室的花朵”,而是搖身一變,變成了可以使用的燈具外殼、印在瓷盤里美麗紋樣、有景區特色風景的扇子上、可以用作相框的掛飾…幾十年來,仫佬剪紙在羅華清的引領下,從布背帶走到墻上,再從墻上走到各個物品中,再流入千家萬戶…

      如今,全國上下都越來越重視對非遺文化的傳承,許多學校都向羅華清伸出了橄欖枝,聘用她為剪紙教室,傳授學生們剪紙的技藝。到目前為止,羅華清已有十幾個徒弟,成千上萬名學生,這些人從五湖四海來,又向五湖四海去,帶來虔誠和質樸的學習之心,又將剪紙的技巧與藝術帶去全國的各個地方。其中,羅華清最大的徒弟已經在北京授課,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仫佬剪紙能在全國落地生根,開出一朵又一朵璀璨的非遺文化之花。(編輯/劉珊妤)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欢乐捕鱼